【證券時報】西部礦業被稱為“世界屋脊上的有色巨頭”,欲打造智慧礦山
日期:2018-08-28     來源:     作者:
  • ——《證券時報》2018中國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在行動系列大型報道  

       受有色金屬行業需求增長放緩,供應不斷擴張影響,2016年前西部礦業也經歷了4年利潤大幅度減少的困難時期。在嚴峻的形勢下,西部礦業推出了哪些改革措施使公司盈利走向正軌?由美方挑起的貿易摩擦對有色金屬價格有什么影響?公司將如何打造綠色礦山、智慧礦山、花園式工廠?

      證券時報記者 許擎天梅

      當證券時報“中國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在行動”采訪團到達西寧時,全國許多城市正經歷著酷暑的侵襲,而有著"中國夏都"美譽的西寧卻涼爽宜人。立秋前的一場雨,更是趕走了夏日的炎熱,涼風習習之中,我們與西部礦業對話開始了。

      西部礦業被稱為“‘世界屋脊’上的有色巨頭”,總部位于青海省西寧市,公司今年進入上市的第11個年頭。十一年間,西部礦業的礦山資源發展至6座,從青海走向全國9個省(市、自治區),業務覆蓋有色金屬采選、冶煉、貿易、金融等。然而,受有色金屬行業需求增長放緩,供應不斷擴張影響,2016年前西部礦業也經歷了4年利潤大幅度減少的困難時期。在嚴峻的形勢下,西部礦業推出了哪些改革措施使公司盈利走向正軌?由美方挑起的貿易摩擦對有色金屬價格有什么影響?公司將如何打造綠色礦山、智慧礦山、花園式工廠?

      就上述問題,證券時報“中國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在行動”采訪團日前走進西部礦業,證券時報社副總編輯成孝海面對面對話西部礦業董事長張永利。

      采訪:證券時報副總編輯成孝海(圖左) 嘉賓:西部礦業董事長張永利

      管理升級助推企業“輕裝上陣”

      成孝海:西部礦業于2007年在上交所上市,11年來,公司資產規模由157億發展到383億,今年上半年發展勢頭也很強勁,請您簡要介紹一下公司的發展歷程和礦產資源的布局情況。

      張永利:西部礦業前身是錫鐵山鉛鋅礦,錫鐵山鉛鋅礦過去也叫錫鐵山礦務局,由原冶金部下屬的中國有色局來管理,屬于中央企業,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移交給地方管理,成立錫鐵山礦務局,后來經過改制之后,成立西部礦業集團公司,最后主業進行上市。錫鐵山富有鉛鋅礦卻得名錫鐵山,原因是以前大家對鉛鋅錫概念不清,鉛鋅也是白色的,念成錫,因此起名為錫鐵山,實際是鋅鐵山。錫鐵山儲量比較大,品位比較高,效益一直很好。

      西部礦業屬于西礦集團的支柱產業,從錫鐵山開始,公司不斷向外拓展,現在總共有七座礦山,有色礦六座,黑色礦一座。省內有錫鐵山鉛鋅礦,賽什塘銅礦,在省外,有西藏的玉龍銅礦,玉龍銅礦在西藏富有盛名,擁有700多萬噸資源量,年處理礦石量是230萬噸,生產3萬噸銅。在四川有兩座礦山,一個在甘孜州,叫四川呷村銀多金屬礦,另外一座在涼山州,叫四川會東大梁鉛鋅礦。在內蒙古的巴彥淖爾市有一座獲各琦銅礦,伴生鉛鋅,還有一個鐵礦叫雙利鐵礦,這樣總共七座礦山。青海省內的賽什塘銅礦去年關停,因其持有的采礦權及探礦權位于三江源自然保護區,從維護環保的大局出發,公司根據政府的要求,進行了關閉。

      2015年之前,公司總體比較困難,連續四年左右虧損沒有盈利,公司壓力非常大。2015年7月,我由西寧特鋼集團調到西部礦業,當時公司上下對總體情況進行診斷,把脈研究,最后重新確定了公司的改革舉措,對內部進行轉型升級,淘汰落后的裝備,對礦山實施技術創新,同時進行管理升級,三大舉措并行。

      通過以上幾個舉措,到2016年,公司開始全面盈利。這兩年我們也處置了一些僵尸企業,根據國家“三去一降一補”去杠桿的要求,淘汰了幾個傳統的鉛鋅冶煉廠,處置了僵尸企業的資產。應該說到目前為止,上市公司總體是輕裝,今年上半年效益非常好,產品價格提升只是一個方面,主要來源于內生動力的變化:管理的升級,裝備的升級,還有技術創新。

      金屬價格長期來看不會有大的波動

      成孝海:公司去年及今年上半年的財務報告顯示,產品價格一直在上漲,這種上漲趨勢能延續下去嗎?由美方挑起的貿易摩擦對產品價格是否有影響?

      張永利:產品價格持續上漲,我覺得不現實,因為有色金屬,像銅鉛鋅有一定的金融屬性,它和金融市場的變化關聯比較大。比如說人民幣要是持續貶值,上漲的空間可能非常大,因為有色金屬計價模式基本是以倫敦的有色金屬市場作為參考,人民幣貶值意味著美元升值,升值的時候從國內反映就是價格上漲,因為現在大量的是依靠進口,靠美元來結算,和國際金融屬性有關系。但是總的看,我覺得不會有太大的變化,也不會大跌。根據機構的研究,我們認為目前的價格有一定的合理性,銅在5萬元左右,鋅在2萬左右,鉛在1.7、1.8萬的水平,大幅上漲的可能性,我們覺得也不大。像鋅,它和鋼鐵行業市場有關系,大部分使用鍍鋅板,鉛和制造業發展有關系,如果這些成本大幅度升高的話,對制造業的成本也會有很大的影響。目前這個價格,大家都認為是比較適中的一個價格,即使有上漲,我們也認為是短期行為,長期看不會有太大的波動。從中美貿易摩擦方面,目前我國對美國出口的,除了電解鋁之外,銅鉛鋅量都不大,因此對美國的依賴性不是很大。因此我們分析,貿易摩擦對產品價格沒有太大影響,事實也是這樣,中美貿易摩擦之后,對銅鉛鋅市場沒有太大的沖擊。

      成孝海:公司的貿易業務收入遠超金屬業務,公司是如何看待貿易業務的?其對公司有什么價值?怎么樣才能更好的提高它的毛利水平?

      張永利:實事求是地講,基本上所有有色企業都在從事貿易,不過各家的需求不一樣,從西部礦業來講,貿易收入的占比和前兩年比是降低了,主要原因是主營業務在提升,貿易收入占比一年比一年降低。從公司貿易業務的運作上看,盈利水平很低,甚至沒有盈利,我覺得也取決于運作方式。前兩年公司基本在國內做貿易,國外有一部分,但是今年我們想國外和國內聯合起來做。比如我們有香港及上海的子公司,原來我們是國內跟上市公司對其他用戶,現在由上海公司在國內來轉賬,這樣控制在對匯率的掌控上,我們就有一定的主動權,從而減少匯兌的損失,提升盈利能力。現在我們正在嘗試,我想下一步貿易業務的盈利水平會增加,總體額度會逐步減下來。

      成孝海:冶煉板塊效益也不是太好,公司有什么辦法來改善這塊業務?

      張永利:公司冶煉體系,包括在新裝備的掌控,在創新上,確實存在一些不足。冶煉系統盈利不足的主要是鋅的冶煉,冶煉裝備是全套引進,在高原屬于第一套,很多技術參數需要不斷摸索。但是到去年年底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,產量基本達產,成本和去年相比已經有了大幅度下降,產品質量已經有了很大的提高。比如說原來在高原上從來沒有生產過0#鋅,今年開始,公司0#鋅比較穩定地在增長,基本達到90%以上都是0#鋅這樣一個水平。盈利應該是會逐步提升的,但目前還有一些資源綜合利用方面的問題沒有完全解決,比如說尾渣、尾錫的回收利用。現在公司在對尾渣進行綜合利用,正投入建立一個尾渣處理系統,這個系統處理完了之后,我相信冶煉系統會實現盈利的。

      10萬噸陰極銅等項目進展順利

      成孝海:公司十萬噸陰極銅項目正在進行試生產,這個項目什么時候能夠正式投產?前景如何?

      張永利:調試工作自6月份開始,選礦系統經過調整一切正常,現在正在調試淬煉系統,淬煉系統目前已經能生產合格產品。我想,計劃到本月底前,冶煉系統應該就能全部調試完畢,電解系統在下旬能夠調試完,9月上旬就具備整個系統驗收的條件,再經過兩三個月的試生產,今年年末,我認為就具備達產的能力。銅在青海、西藏、新疆有地域優勢,當地生產的銅就能消化在當地。現在公司已經具備2萬噸生產銅箔的設計能力,銅箔是用于鋰電池的隔膜,基本當地就能消化這些銅,其他再面向內地銷售一部分。還有電機電纜廠、變壓器廠等需要,在西北基本就消化得差不多。這樣來看,從地域優勢及資源優勢,我想這個項目今后盈利的前景還是非常好的。

      成孝海:會東大梁項目收購已經全部完成,這個項目在上半年給公司貢獻了非常好的利潤,良好的勢頭能否保持下去?

      張永利:會東大梁項目收購,去年完成了一部分,今年全部完成了,這個項目對上市公司業績增長是一個利好,原因一是該礦山的資源儲量非常大,二是它的品位非常高,三是這兩年整體成本大幅地下降,反映在今年,公司的效益非常好。實際上今年有色金屬的價格沒有去年高,但是利潤比去年好,得益于充填、轉換、改造,提升管理水平等手段,才使得效益提升。照目前這種趨勢,我認為大梁礦業應該是長期具備非常穩定的效益,也不會大起大落。

      成孝海:2017年年報顯示,礦山充填采礦系統建設以及選廠升級改造已全部完成,這些對產能提升有什么幫助?

      張永利:從資源保護的角度,有色礦山企業一定要上充填。礦山資源有限,不能浪費掉,過去我們沒有充填技術,浪費的資源比較多,一般礦山的回采率不會大于70%,經過充填之后,基本達到了90%,增長了20%的資源綜合利用空間,這個變化是比較大的。安全保障上,通過充填之后沒有采空區,礦山的安全保障性得到提升。同時,整體的資源綜合回收利用上效率增加,有色金屬多回收,最后效益提升了。因此我們對所有礦山企業都進行了充填改造,現在這項工作基本完成。

      成孝海:公司曾經計劃收購青海鋰業,最后收購終止,以后會重新再收購鋰資源嗎?

      張永利:收購失敗的原因是當時采礦證的辦證過程比較漫長,按照原計劃時間是可以辦下來的,后來因為資源政策發生了變化,辦證時間又延長了,按期無法完成,因此放棄了收購計劃,但是集團公司依然擁有青海鋰業27%的股權。我認為,上市公司今后是否能收購青海鋰業,現在不好下定論,這個是基于市場的變化情況。但是目前收購不具備條件,可能需要一兩年的時間。

      玉龍銅礦是“再創輝煌的關鍵項目”

      成孝海:公司的礦山布局在青海、西藏、四川等地,這些礦山是通過什么方式納入公司礦山體系的?

      張永利:省內的錫鐵山鉛鋅礦是基礎,由政府配置,省外的礦山基本是以收購和政府配置為主。像西藏的玉龍銅礦,屬于政府配置,政府認為西部礦業在西部礦山管理方面具有一定能力,是可以信任的一個團體,就把礦山交給了西部礦業。玉龍銅礦是我們和紫金礦業進行合作的,過去有南紫金、北西礦這個說法,一南一北兩家合作來管理玉龍銅礦,這屬于政府配置。四川的兩個礦山基本是以收購為主,是市場化行為,內蒙古的礦山也是屬于政府配置。也就是說,公司礦山布局有政府配置的,也有市場化行為產生的。

      成孝海:礦山資源越挖越少,西部礦業如何保證資源儲備的穩定和持續增長?集團公司是否還有一些資源在手,將來是否有可能進入上市公司?

      張永利:從現有的資源量角度,三五十年內,公司發展的資源是保證的,但是從做強礦業主業的角度,我們下一步還要有計劃地收購一些礦山,來充實上市公司,增加上市公司的盈利點。比如說現在正在考慮的是收購一些鐵礦資源,來擴大礦山的規模;對于有色行業的資源,我們也在洽談。公司成立了一個資源管理部,專門跟蹤國內的資源板塊,有條件的話,今后要逐步進行收購。我們計劃將上市公司做成專業化開發管理的礦山企業,其他不做,只做礦山,把礦山做大做強,這就是我們的目標。

      成孝海:今年7月份玉龍銅礦拿到了新的采礦證,采選規模是1989萬噸,這是個很大的規模,對公司來說意味著什么?公司對玉龍銅礦的后續開發有什么樣的規劃?

      張永利:2015年青海省委省政府對西部礦業提出了16個字“內樹信心,外塑形象,二次創業,再鑄輝煌”,我們把玉龍銅礦的項目作為二次創業、再鑄輝煌的一個項目,公司對這個項目非常重視。同時,該項目也得到了西藏自治區、自然資源部的大力支持,現在所有的證照手續基本上齊全了,正在做安全設施設計。一旦這項工作順利完成,我們計劃年末就開工,通過兩年的時間,也就是到十三五末,要把這個礦山全部建成。建成之后,公司一年生產銅的能力要超過10萬噸,這意味著在國內自有資源這塊,我們可能躍居國內第二,除了江銅之外就是西部礦業。玉龍銅礦今后可能年產13萬噸銅,加上內蒙古的3萬噸,這就是接近17萬噸了。并且,銷售收入也將增長很大,一年增長50幾個億的銷售收入,主營業務收入大幅增長。按照目前這種情況看,玉龍銅礦建成后,效益將超過現有股份公司所有的盈利能力,因此我們把它視為上市公司再鑄輝煌的一個關鍵項目。

      打造“綠色礦山、智慧礦山、花園式工廠”

      成孝海:礦山安全生產是頭等大事,西部礦業在安全生產方面都采取了哪些措施?

      張永利:首先建立了完善的組織管理體系,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情,所有分管礦山安全工作的員工必須具備注冊安全工程師的資質,還必須懂礦山的采礦、選礦。公司成立了專門的組織機構,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獨立的安全生產部,構成專業的管理體系。在管理層面,公司建立了安全管理信息化平臺,隨時對各礦山安全隱患進行監控,對各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進行指導。第三塊就是公司的監察和檢查的力度要加大,每個月公司的安全管理人員到各個礦山進行檢查,同時加強對關鍵少數人進行考核,督促他們去履責。第四個是對整個礦山建設隊伍的要求,進入礦山的建設隊伍必須在國內同行業處于領先的水平,還具備管控能力以及技術創新能力,這樣的單位自己就能消除一部分隱患,再加上承包方的管控,我想礦山的隱患應該會很少。

      成孝海:公司提出推進綠色礦山建設,在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?

      張永利:第一,今年公司投資了1個億對錫鐵山進行智慧礦山建設,智慧礦山建設離不開綠色礦山建設,結合起來是綠色智能礦山,這個現在已經開始實施了。第二,我們運用充填采礦技術,它也是綠色礦山建設的一部分,通過充填技術,我們實現了礦山排放的廢石再利用,減少污染物的排放。比方說西部銅業,采出的廢石40%、50%又充回去了,甚至有些不出井,從而減少對礦山的二次污染。第三,對采空區進行處理,這兩年我們投入了很大的資金對現有采空區進行處理。第四,對礦山的道路進行修建,減少粉塵的污染。第五,使用清潔能源,減少外排,比如說公司在四川的礦山,取暖系統全部使用自己發的水電,所有的礦山企業全部取消了用煤、燒煤鍋爐,取而代之是天然氣。所有礦山的廢水均進行了回收處理之后綜合利用,沒有外排一滴水。通過這些措施,礦山的環境發生了變化,這兩年礦山的綠化面積也在大幅度提升,打造綠色礦山、智慧礦山、花園式工廠,是我們到十三五末的一項重要目標。

      成孝海:請您介紹一下西部礦業的發展戰略和目標。

      張永利:從(西礦集團)公司的發展戰略來講,一個是做強礦山主業,做大鹽湖資源,做優旅游,做實新興產業。我們還是想立足于西部,開發西部,這兩年,我們擁有的礦產有色資源,擁有的鹽湖資源,總值大概是1.2萬億。這些資源通過開發變成效益,還有巨大的工作要做。因此公司發展戰略上,我們沒有考慮再到國外去發展,還是做實西部,把西部的事情做好,也是對地方的一種貢獻,對國家的一種貢獻。

    原文刊發于2018年8月28日證券時報網《中國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在行動系列大型報道專欄》

        鏈接:http://news.stcn.com/2018/0828/14475998_3.shtml

版權所有:西部礦業股份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:青ICP備05001233號
地址:青海省西寧市五四大街52號 郵政編碼:810001 電話:0971-6123888 傳真:0971-6122926 電子信箱:wm@westmining.com
24小时注册登录-天狮娱乐